明明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可是当它真的来临,却还是那般的让人难以接受。

2018年11月1日早晨,我接到了堂妹的电话,告诉了我一个震惊的消息,奶奶离开了,享年102岁。那一刻,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有些乱了阵脚。妹妹说,她当天下午要回老家,问我是否同行,我十分纠结,但是因为当天下午有一个实在太重要的会议无法脱身,所以决定第二天早上坐最早的车从北京回吉林。

这一天,真难熬。到了公司,强忍着,不让别人看出来我那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和那一戳即破的强装出来的坚强的外表。但是没有几人知道我为何沉闷,他们只觉得是不是我在为下午的重要会议憋大招。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此刻有多煎熬。

晚上12点回家,收拾好行李,大概2点多了,我订了第二天早上的最早动车,设好4点钟的闹铃,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就去赶火车了。

奶奶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念了40年的佛,所以送别仪式,也是遵循着奶奶的遗愿,不设灵堂,而是请了一个志愿助念团,按佛教的习俗做场法事。奶奶102岁是喜丧,而且没有经历任何痛苦,是在睡觉中安详的睡过去了,按照仪式的要求,不许哭,但当第二天一早,奶奶的遗体被送去火化的时候,压抑在心中的痛苦还是一下子迸发了出来。这真的就是最后一次见到奶奶的样子了。从今往后,一切都会仅仅存在于记忆中了。

奶奶还有一个临终遗愿,就是将自己的骨灰撒入大海之中。于是,我们一大家22人,在从火葬场出来后,带着骨灰就开往大连了。次日,也就是11月4日,在大连,将奶奶的骨灰,伴着花瓣,撒到了大海之中。于北纬38度51’45“ 东经121度40’47”,带上我们所有的哀思,奶奶往升西方极乐世界。

最近对这个事情感悟很深,越便宜的东西越贵,越贵的东西越便宜!

有的时候,自己觉得捡了个便宜,花了比较低的成本,其实真正的成本都在后面。用人也是一样,越便宜的人越贵,越贵的人越便宜。

可能最重要的是找到与需求相匹配的价格的产品最为适宜。

经多人推荐,最近看了《大军师司马懿》,创业后我的视角可能和别人不太一样,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想治理一个国家真的是不容易,很多时候并不是外部的敌人太强,而是自己内部的矛盾激化,自己把自己打夸了。

招聘岗位:总裁助理

我们希望你是一个责任心强,办事细心,执行力强,擅于沟通,并能做好更项协调工作。

岗位职责:

1、负责协助CEO处理日常事务性工作,数据处理、日程安排等;
2、负责内部行政事务处理 ;
3、协助CEO安排各项高层会议的日程与议程,撰写和跟进落实各种会议纪要;
4、负责CEO有关文件的起草、修改、审核,整理各类文书、文件、报告、总结及其他材料,负责总裁文件的督办、处理与反馈;
5、检查、督促总裁布置的工作任务的贯彻、落实、执行情况;
6、负责员工活动的组织、策划和实施;
7、协助总裁接待重要访客。
任职要求:

1、两年以上企业行政管理经验,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
2、具有较好的沟通协调能力,具备较强的责任心及工作主动性;
3、执行力强,沟通协调能力强;
4、具有良好的时间管理能力,较好的服务意识;
5、具有较强的文字文书处理能力,熟练操作office等常用办公软件。
6、有驾照的优先。

有意向的朋友请发邮件到 hr@xylink.cn

转载来自铅笔道对我的采访。感谢铅笔道!

文| 铅笔道 记者 赵芳馨

导语

22个月前,李雨轩觉得自己快垮了,走在北京凌晨四点钟的路上,有一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惶然。

失眠。他不善饮酒,还是拎了瓶白酒,一杯杯往肚子里灌,“觉得困,模糊,但就是睡不着”。

此时是他从美赞臣辞职、出来创业做智能车载HUD(平视显示器)的第四个月。问题和打击接踵而至:缺钱、缺人、缺投资人认可。

一路走一路学,跌跌撞撞两年已过。今年1月,首批100多台“智坐标”完成量产,代工厂为富士康。

产品实现了李雨轩最初的设想:通过透明的屏幕显示以及安全的交互方式,司机在驾驶过程中摆脱对手机的依赖,从而避免危险。同时,利用自主设计的屏幕,“智坐标”能解决强光下图像显示不清晰、重影、眩光等问题。

智坐标”采用语音配合实体遥控的交互方式,主要有车载微信、隐私电话、在线主动导航、在线电台等功能。

目前,产品零售价为3499元/台。未量产前,已有经销商与团队签约订购合同。

注: 李雨轩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汽车里的“第四块屏”

李雨轩约了朋友吃饭。开着车快到达目的地时,朋友给他发了一条微信消息:“你到哪里了?”

看了一眼手机刚想回复,再抬头看看前面的车,他吓出一身冷汗,脑袋都空了——两辆车几近追尾

当时是2014年11月,李雨轩买车没多久。本以为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自己这种新手身上,他回去问了一圈同事,却都有类似经历。“大家不是不知道有危险,但人都有好奇心;很多商务人士也由于工作原因,必须第一时间回复微信。”

市场出身的他,自觉看到了一项难以被忽视的需求。而一直以来,对于创业的偏执欲望,也渐渐复苏了。

此前在高露洁、美赞臣任职期间,他一直观察着互联网的下一个爆发点在哪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车联网”的概念。趋势很大,但具体怎么切入,他还不清楚。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默默研究,找了很多朋友咨询,也跑去上海听专业论坛。

这一过程中,李雨轩观察到,除了使用微信不便,开车人还有很多需求没有被满足。拿自己来说,作为高度路痴,无论他去哪里都需要导航,但开车时接电话每次都把导航打断。如果车内有其他人,接电话就更尴尬了——这涉及到隐私问题。

研究汽车互联网时,他接触到HUD(平视显示器)这种产品形态。不过,当时的车用HUD只起到安全显示的作用,“有点鸡肋”。

市场部的人对媒介研究得比较多,李雨轩也常常讲到“三块屏”:在电视、电脑、手机屏之后,第四块屏却不知道在哪里。

而现存的产品和用户需求让他觉得,“汽车里的这块屏幕,可能就是‘第四块屏’”

不过,能不能把这块屏幕显示的内容更智能化,解决整个车内场景的交互问题呢?

获认可后创业

确定了创业方向,李雨轩做了3页PPT,用草图把产品原理简单画出来了。在他的设想中,智能车载HUD采用语音配合实体遥控的交互方式,应解决三个问题:强光下信息显示不清、微信交互、隐私问题。

同月,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微信负责车载智能硬件的产品经理。看过产品的大致方案后,这位经理给出了建议:“产品的体验设计很棒,微信的解决方案也很特别。你要是想做的话,我建议你得快,否则这事儿就不一定被谁给做了。

这话触动了李雨轩的神经。学生时代,他曾参加过APEC青年科学节,并在会议上发表过一篇论文,其中提出的概念与今天的云计算有相似性。两年后,IBM在硅谷首次提出了云计算的概念。

大学期间,他的创业项目是跨平台即时通讯,即利用互联网解决短信、彩信问题,“这不就是现在的微信吗?”

还有很多例子,但这些想法最终都没有付诸实践。

因此,做智能车载HUD的点子得到了肯定,他就想立即创业。“如果我今天再不行动,这个机会又会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第二天,李雨轩向上司递交了辞呈。回家休整3天后,2015年1月4日,他踏上了从老家到北京的列车。

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什么都没有。幸好,到达北京的第一天,朋友开车带着他先去看了一圈办公室,了解行情;几天之内,又帮他在上地租了一间小房子。

三四十平米的空间,一半是李雨轩的床,一半用来办公。他也不再是“光杆司令”——大学时创办的工作室成员想来北京实习,自己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位北大学生也被他拉来实习。

创业初期,什么都不懂,也不知从何开始,他就知道一件事情:“先把想法描述清楚。”李雨轩熟悉交互设计,两个月内,他们完成了产品“智坐标”的原型设计,又找了外包做出了外观设计。

解决软硬件难题

此后,第一位正式员工也加入团队。渐渐地,十几平的办公室塞满了8个人。没有工位,员工们就坐在沙发上,各自搬一把椅子当成桌子办公。

团队壮大了,大家也着手设计软硬件方案。“智坐标”要用到一块HUD屏,显示行车时的路况等,车主在获取信息的同时,视线可以始终与路边平行。

为了解决强光下显示、重影、眩光等问题,李雨轩想到了给屏幕自动“戴墨镜”,即这块屏可以感知外界光强,强光下会改变通透性

而HUD屏又由不同材质的玻璃构成,工艺不同,团队找不到一家工厂能完全生产。

显示屏和底座之间的连接轴也是一大难题。向下倾斜45度时,HUD屏呈现90度的图像,但车在行驶过程中的震荡,可能让屏幕向下坠。因此,团队得想办法把使用中的屏幕固定在45度。

为了解决隐私问题,李雨轩为产品配置了一个蓝牙耳机。使用时轻轻拿起来,中控电话自动转接至耳机中;放回时,磁吸接口让车主不需要精细化操作,同时接口处也可为耳机充电。此举省去了车主在手机上的切换,但团队不仅需要改写部分蓝牙协议,还要重新设计硬件。

而产品的核心功能——微信交互,也阻力重重。

车载微信的使用体验与手机版不同当微信接收到新消息时,HUD将其转换为语音并播放。虽然采用第三方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但仅限于语音转文字,接下来文字转语音等功能都需自行完成。此外,微信并不提供这种功能的接口,团队只能另辟蹊径。

此时,北京已是四月,初现暖意。李雨轩却在接踵而至的问题和打击中,渐渐感受创业的艰辛与冷酷。

自投的资金有限,他不知道手里的钱还能走多远;产品研发需要人才,而初创团队难以找到合适的人;出了公司,无数的投资人对他说不……我究竟是在做一件对的事,还是把错事越做越错?”

但迷茫过后,李雨轩不服输也不服气,一路走一路学,跌跌撞撞又撑过三个月。期间,团队用纸糊出了“样机”,之后还尝试了泥糊。

至2015年8月,团队终于用3D打印生成了“智坐标”的外壳。同期,电路板也安装完成。

富士康代工量产

样机成型后,李雨轩继续完善产品,并计划试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5年年底时,负责“智坐标”硬件方案设计的公司倒闭了,钱打了水漂,“东西也白做了”。

没办法,新年伊始,他又换了一家供应商重新磕产品。去年5月,首版“智坐标”样机诞生,但仍有很多功能不完善。

由于HUD屏的特殊性,一家工厂无法生产,团队只能不停地寻找供应商。每家负责不同的工艺,最后再把材料拼合到一起。

在他最初的设想中,HUD屏没有边框的限制。但由于现实使用中的结构问题,他只得忍痛加上边框,“全包的,太丑了”。权衡之下,李雨轩选择了半包式边框。

历时数月,经过对结构设计及生产工艺的改善,“智坐标”才摘掉那难看的边框。

而李雨轩只记得那一天,他走进测试用的小暗室里,看到完整的实物后,“感动得要哭了”

至此,产品才正式投入试产。而生产首批100多台“智坐标”的代工厂为富士康。

量产产品未出现之前,已有经销商与团队签约订购合同。这次采访的前几天,团队带着产品参加了雅森汽车用品展,算是“智坐标”在大众视野内的第一次亮相,零售价3499元。

据李雨轩介绍,未来产品的销售方向将向B端和C端同时发力,但会设置不同的产品线。“形态不同,功能一致。”

走过两年创业路,他对现状还是充满了信心,不久之后将会开始第二代产品的设计。“下一代产品各方面都有本质的提升。”

编辑   王  姝    校对   刘金策

2017年1月4日,我们两岁了。创业的两年让我对人生、对创业、对人性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有些事情不经历一次,是永远不会懂的。

小的时候,总是觉得那些开公司的老板很让人羡慕,他们说话很有分量,说什么,别人就听什么,而且还很有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于是自己就也有了一个要做老板的想法。这便是还在懵懂时代的我,对于开公司、当老板的全部认识。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明白了自己开公司叫做“创业”。就是一个人从零开始去做一家公司。学生时代的我,也曾做过一点小生意,从上初中开始就自己做网站,运营网络社区。我做了后街男孩中文站,虽然在那个年代还没有“粉丝经济”这样时髦的词,也没有什么伟大的构想,但靠着家里给的300元天使投资,也还是赚了一点小钱,还组织了一个自己的小团队,体验了一把当“创始人”的感觉。

上了大学后,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全面爆发,一个又一个互联网时代的英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很多公司一夜成名,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似乎只要有一个好的创意,就能成就一个商业帝国。受着这样的鼓舞,我在大学里也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创业”尝试。而更重要的是,年轻时代的我,便夸下海口,自己未来一定要做一家改变世界的公司,就像乔布斯一样。

于是,工作后的我也一直在每天胡思乱想,寻找改变世界的入口在哪里。直到有一天,我晚上约好跟人吃晚饭,快到地方时对方发微信给我,问我到哪里了,就在我看微信,准备回复时,差点出车祸。我突然意识到,汽车工业发展的这么久,但仍然很传统,汽车智能化一定是一个必然趋势,在这个市场空间巨大,却一直被传统厂商占领的领域,也许可能孕育出现另一个乔布斯。于是,2015年1月4日,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开始创业了。为年轻时吹过的牛开始付诸实践。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此之前,只是听闻创业是何等艰辛,但是未曾亲身体验。每每听到别人介绍自己的成功经验,自己还天真的以为,只要做到这些便可以成功。殊不知,这些成功人士所分享的创业心得,有个前提,就是先要解决另外的九九八十一难。而面对真实的创业,前面还有无数座大山等着自己。

第一座大山:招人

招人应当是创业后遇到的第一件也是最难的一件事情了。原来在大公司时招聘下属,主动权是在自己手上,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挑选自己想要找的人。可创业公司招人,没有人力资源帮你招人,手上只有拮据的预算,福利待遇更是没法比,工作强度还更大,凭什么人家要放弃其他机会来你这里呢?唯有兜售自己的梦想。找到那些认同你所做的事情,认同你这个人的人。

招人时还明白了另外一件事情,招人最重要的是适合彼此。必须要招那些自己本身就想来创业公司的人,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还有身体准备,因为创业公司的用人之法与大公司大相径庭。我们需要的是不甘于平庸,勇于挑战自己,愿意为长远投资而放弃眼前利益的人。每个人都必须独当一面,无论原来在大公司中有多少下属帮你干活,来了这里都必须撸起袖子自己上。

很庆幸,我能幸运的找到这样一批弟兄,日夜奋战在一起。他们有的放弃了原来优厚的待遇,有的放弃了出国的机会,甚至有人放弃了博士学位,加入了我们。大家拥有共同的目标,每天虽然工作很累,却很开心,看着公司一步步发展,迈进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心中喜悦,溢于言表。

第二座大山:找钱

每天在媒体上能看到各种新闻报道,某某公司又拿到多少钱,其实融资的过程根本不像媒体报道的那般容易。而且我明白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投资人投资的不一定是赚钱的生意,而是容易退出的生意。投资人的逻辑和作为一个企业家的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第一次明白了资本游戏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第三座大山:定方向

作为公司最大的产品经理,我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定义我们产品的方向。在产品做出来之前,大家都听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产品最终用起来会是什么样。直到产品做出来的那一天,大家才惊奇的发现,原来这个产品拥有这么大的魅力!过程是孤独的,结果是欣慰的。过程中抗住所有的压力坚定前行,才是一个创业者必备的素质。

方向决定了公司的生死。如果做错了方向,你只是在用力的把一件错的事情越做越错,但问题是,可能并不会有人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向。或者说,每个人对方向的理解都有不同的认识,事后诸葛,人人都会,但未卜先知的人就少之又少了。而自己只有成为这样的先知,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第四座大山:压力

创业后才真正体会了什么叫真正的压力。每天都寝食难安,都在做着“艰难的决定”。压力源于责任,压力源于在意,压力源于一条只能前进,没有后退的道路。在这条单行道上,如履薄冰,举步维艰。虽路遇刀山火海,也只能勇往直前。当杀出一条血路之后,回头看看,抿起嘴角,留下呵呵一笑。

第五座大山:孤独

创业是孤独的。别人的眼里只能看到你成功的一面,却不知道你曾吃过多少苦。如果成功了,大家会说,我当初就知道他会成功。如果失败了,大家都会成为你的人生导师,告诉你一万个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哪一件事情没有做好。创业是孤独的,也许你很难理解一个创业者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只想告诉你,当你站在他的位置上,你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创业虽然像是炼狱一样磨砺一个人的精神与肉体,但却也会收获人生不一样的精彩。

感恩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朋友向我伸出援手,有来自朋友们的慷慨解囊,有来自朋友的免费劳动,有来自朋友的关心祝福。是他们帮助我突围。渡过了一个又一个最痛苦的日子。我在心里记下了每一个人对我的帮助,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有机会去回报这些恩人。人总是在上山时遇到贵人,下山时遇到朋友。

还有这些一路上跟着我一起干的兄弟们,他们的不离不弃,他们的坚持与拼搏,才让我们原来的设想变为现实。感恩团队们的一路相伴!

社会责任感

之前从来不知道,原来做一个产品,会是一个如此巨大的社会协作事情。我们一个个小小的产品居然涉及到数百个供应商。当我去参观我们的工厂时,我才了解到,加工一个产品会有多少个人参与到生产环节。如果没有订单,那么这些人的生存就存在问题。制造业的利润水平非常低,却非常辛苦。当时我们见了一个工厂老板,他说,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赚的钱还不如他老婆在深圳炒房赚得多。但问他那为什么还干时,他说:“因为我要养活厂里面几千号人的生活”。我顿时肃然起敬,并且敬佩所有的企业家们。他们承担着极大的风险,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和痛苦,才创造了那么多的就业岗位,给那么多人带来了希望与梦想。直到今天,我才真真了解到,作为一个企业家的那份沉甸甸的社会责任感。

成就感

创业不会一帆风顺,但每当公司有所进步,进入新的里程碑,总会有极大的成就感。正是因为成功的来之不易,才让我们倍感珍惜。我们坚信自己在做一款有价值的产品,一件有意义、让人骄傲的事情,一项能改变世界的事业。

回首这两年的创业生涯,着实让自己成长了不少。我们的产品终于进入量产阶段了,希望我们能用一个诚意之作,还您一个最好的答案。

我们还年少,刚刚2周岁,在创业的路上才刚刚起步。虽然经历了种种挫折,但仍心怀梦想去改变世界。只是现在的我们涅槃重生,学会了为了年轻时吹过的牛而奋斗终生!

李雨轩,北京轩辕联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写于2017年1月4日,公司两周岁纪念日。

Today, I got connected with my previous boss in Colgate, Ram. He come back to HK as the Asia Division Marketing VP. He asked me how was my life in the start up world. I said, It’s more than tough, beyond words to explain. Facing all the toughness and difficulties every minute. Yet, great sense of achievement, after overcoming one by one and step by step. When I became the final person for all the pressure, a lot of time I feel helpless, but nowhere to hide,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go, no matter how hurt it is.

今天朋友圈里被春雨医生CEO张锐因突发心肌梗塞离世的事情刷屏了。其实我对张锐并不熟悉,只是因为大家同是创业者,所以特别为他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