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奶奶

明明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可是当它真的来临,却还是那般的让人难以接受。

2018年11月1日早晨,我接到了堂妹的电话,告诉了我一个震惊的消息,奶奶离开了,享年102岁。那一刻,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有些乱了阵脚。妹妹说,她当天下午要回老家,问我是否同行,我十分纠结,但是因为当天下午有一个实在太重要的会议无法脱身,所以决定第二天早上坐最早的车从北京回吉林。

这一天,真难熬。到了公司,强忍着,不让别人看出来我那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和那一戳即破的强装出来的坚强的外表。但是没有几人知道我为何沉闷,他们只觉得是不是我在为下午的重要会议憋大招。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此刻有多煎熬。

晚上12点回家,收拾好行李,大概2点多了,我订了第二天早上的最早动车,设好4点钟的闹铃,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就去赶火车了。

奶奶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念了40年的佛,所以送别仪式,也是遵循着奶奶的遗愿,不设灵堂,而是请了一个志愿助念团,按佛教的习俗做场法事。奶奶102岁是喜丧,而且没有经历任何痛苦,是在睡觉中安详的睡过去了,按照仪式的要求,不许哭,但当第二天一早,奶奶的遗体被送去火化的时候,压抑在心中的痛苦还是一下子迸发了出来。这真的就是最后一次见到奶奶的样子了。从今往后,一切都会仅仅存在于记忆中了。

奶奶还有一个临终遗愿,就是将自己的骨灰撒入大海之中。于是,我们一大家22人,在从火葬场出来后,带着骨灰就开往大连了。次日,也就是11月4日,在大连,将奶奶的骨灰,伴着花瓣,撒到了大海之中。于北纬38度51’45“ 东经121度40’47”,带上我们所有的哀思,奶奶往升西方极乐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