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天使轮融资 开车险追尾后他做了块HUD屏 语音遥控器双交互

转载来自铅笔道对我的采访。感谢铅笔道!

文| 铅笔道 记者 赵芳馨

导语

22个月前,李雨轩觉得自己快垮了,走在北京凌晨四点钟的路上,有一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惶然。

失眠。他不善饮酒,还是拎了瓶白酒,一杯杯往肚子里灌,“觉得困,模糊,但就是睡不着”。

此时是他从美赞臣辞职、出来创业做智能车载HUD(平视显示器)的第四个月。问题和打击接踵而至:缺钱、缺人、缺投资人认可。

一路走一路学,跌跌撞撞两年已过。今年1月,首批100多台“智坐标”完成量产,代工厂为富士康。

产品实现了李雨轩最初的设想:通过透明的屏幕显示以及安全的交互方式,司机在驾驶过程中摆脱对手机的依赖,从而避免危险。同时,利用自主设计的屏幕,“智坐标”能解决强光下图像显示不清晰、重影、眩光等问题。

智坐标”采用语音配合实体遥控的交互方式,主要有车载微信、隐私电话、在线主动导航、在线电台等功能。

目前,产品零售价为3499元/台。未量产前,已有经销商与团队签约订购合同。

注: 李雨轩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汽车里的“第四块屏”

李雨轩约了朋友吃饭。开着车快到达目的地时,朋友给他发了一条微信消息:“你到哪里了?”

看了一眼手机刚想回复,再抬头看看前面的车,他吓出一身冷汗,脑袋都空了——两辆车几近追尾

当时是2014年11月,李雨轩买车没多久。本以为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自己这种新手身上,他回去问了一圈同事,却都有类似经历。“大家不是不知道有危险,但人都有好奇心;很多商务人士也由于工作原因,必须第一时间回复微信。”

市场出身的他,自觉看到了一项难以被忽视的需求。而一直以来,对于创业的偏执欲望,也渐渐复苏了。

此前在高露洁、美赞臣任职期间,他一直观察着互联网的下一个爆发点在哪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车联网”的概念。趋势很大,但具体怎么切入,他还不清楚。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默默研究,找了很多朋友咨询,也跑去上海听专业论坛。

这一过程中,李雨轩观察到,除了使用微信不便,开车人还有很多需求没有被满足。拿自己来说,作为高度路痴,无论他去哪里都需要导航,但开车时接电话每次都把导航打断。如果车内有其他人,接电话就更尴尬了——这涉及到隐私问题。

研究汽车互联网时,他接触到HUD(平视显示器)这种产品形态。不过,当时的车用HUD只起到安全显示的作用,“有点鸡肋”。

市场部的人对媒介研究得比较多,李雨轩也常常讲到“三块屏”:在电视、电脑、手机屏之后,第四块屏却不知道在哪里。

而现存的产品和用户需求让他觉得,“汽车里的这块屏幕,可能就是‘第四块屏’”

不过,能不能把这块屏幕显示的内容更智能化,解决整个车内场景的交互问题呢?

获认可后创业

确定了创业方向,李雨轩做了3页PPT,用草图把产品原理简单画出来了。在他的设想中,智能车载HUD采用语音配合实体遥控的交互方式,应解决三个问题:强光下信息显示不清、微信交互、隐私问题。

同月,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微信负责车载智能硬件的产品经理。看过产品的大致方案后,这位经理给出了建议:“产品的体验设计很棒,微信的解决方案也很特别。你要是想做的话,我建议你得快,否则这事儿就不一定被谁给做了。

这话触动了李雨轩的神经。学生时代,他曾参加过APEC青年科学节,并在会议上发表过一篇论文,其中提出的概念与今天的云计算有相似性。两年后,IBM在硅谷首次提出了云计算的概念。

大学期间,他的创业项目是跨平台即时通讯,即利用互联网解决短信、彩信问题,“这不就是现在的微信吗?”

还有很多例子,但这些想法最终都没有付诸实践。

因此,做智能车载HUD的点子得到了肯定,他就想立即创业。“如果我今天再不行动,这个机会又会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第二天,李雨轩向上司递交了辞呈。回家休整3天后,2015年1月4日,他踏上了从老家到北京的列车。

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什么都没有。幸好,到达北京的第一天,朋友开车带着他先去看了一圈办公室,了解行情;几天之内,又帮他在上地租了一间小房子。

三四十平米的空间,一半是李雨轩的床,一半用来办公。他也不再是“光杆司令”——大学时创办的工作室成员想来北京实习,自己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位北大学生也被他拉来实习。

创业初期,什么都不懂,也不知从何开始,他就知道一件事情:“先把想法描述清楚。”李雨轩熟悉交互设计,两个月内,他们完成了产品“智坐标”的原型设计,又找了外包做出了外观设计。

解决软硬件难题

此后,第一位正式员工也加入团队。渐渐地,十几平的办公室塞满了8个人。没有工位,员工们就坐在沙发上,各自搬一把椅子当成桌子办公。

团队壮大了,大家也着手设计软硬件方案。“智坐标”要用到一块HUD屏,显示行车时的路况等,车主在获取信息的同时,视线可以始终与路边平行。

为了解决强光下显示、重影、眩光等问题,李雨轩想到了给屏幕自动“戴墨镜”,即这块屏可以感知外界光强,强光下会改变通透性

而HUD屏又由不同材质的玻璃构成,工艺不同,团队找不到一家工厂能完全生产。

显示屏和底座之间的连接轴也是一大难题。向下倾斜45度时,HUD屏呈现90度的图像,但车在行驶过程中的震荡,可能让屏幕向下坠。因此,团队得想办法把使用中的屏幕固定在45度。

为了解决隐私问题,李雨轩为产品配置了一个蓝牙耳机。使用时轻轻拿起来,中控电话自动转接至耳机中;放回时,磁吸接口让车主不需要精细化操作,同时接口处也可为耳机充电。此举省去了车主在手机上的切换,但团队不仅需要改写部分蓝牙协议,还要重新设计硬件。

而产品的核心功能——微信交互,也阻力重重。

车载微信的使用体验与手机版不同当微信接收到新消息时,HUD将其转换为语音并播放。虽然采用第三方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但仅限于语音转文字,接下来文字转语音等功能都需自行完成。此外,微信并不提供这种功能的接口,团队只能另辟蹊径。

此时,北京已是四月,初现暖意。李雨轩却在接踵而至的问题和打击中,渐渐感受创业的艰辛与冷酷。

自投的资金有限,他不知道手里的钱还能走多远;产品研发需要人才,而初创团队难以找到合适的人;出了公司,无数的投资人对他说不……我究竟是在做一件对的事,还是把错事越做越错?”

但迷茫过后,李雨轩不服输也不服气,一路走一路学,跌跌撞撞又撑过三个月。期间,团队用纸糊出了“样机”,之后还尝试了泥糊。

至2015年8月,团队终于用3D打印生成了“智坐标”的外壳。同期,电路板也安装完成。

富士康代工量产

样机成型后,李雨轩继续完善产品,并计划试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5年年底时,负责“智坐标”硬件方案设计的公司倒闭了,钱打了水漂,“东西也白做了”。

没办法,新年伊始,他又换了一家供应商重新磕产品。去年5月,首版“智坐标”样机诞生,但仍有很多功能不完善。

由于HUD屏的特殊性,一家工厂无法生产,团队只能不停地寻找供应商。每家负责不同的工艺,最后再把材料拼合到一起。

在他最初的设想中,HUD屏没有边框的限制。但由于现实使用中的结构问题,他只得忍痛加上边框,“全包的,太丑了”。权衡之下,李雨轩选择了半包式边框。

历时数月,经过对结构设计及生产工艺的改善,“智坐标”才摘掉那难看的边框。

而李雨轩只记得那一天,他走进测试用的小暗室里,看到完整的实物后,“感动得要哭了”

至此,产品才正式投入试产。而生产首批100多台“智坐标”的代工厂为富士康。

量产产品未出现之前,已有经销商与团队签约订购合同。这次采访的前几天,团队带着产品参加了雅森汽车用品展,算是“智坐标”在大众视野内的第一次亮相,零售价3499元。

据李雨轩介绍,未来产品的销售方向将向B端和C端同时发力,但会设置不同的产品线。“形态不同,功能一致。”

走过两年创业路,他对现状还是充满了信心,不久之后将会开始第二代产品的设计。“下一代产品各方面都有本质的提升。”

编辑   王  姝    校对   刘金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