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主,我们几个校友准备在校友群发起募捐,为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捐赠手术服和专业口罩,我拉你入群吧,介意吗?”2020年2月11日,晚上19:24,我收到了Olivia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2020年的春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一个特殊的春节,一个没有走亲访友,没有聚会,没有旅游,没有烟花爆竹,甚至马路上连人都没有的春节,不仅仅是那些北上广这样的外来人口主导的城市,而是全中国的每一块土地上,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大年初一那天开始,正式打响了。

2020年1月22日,是我们公司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晚上正准备坐火车去海南,和家人过节,收到了几个朋友分别发来的一些小道消息,说武汉那边的新型肺炎很严重,可能会像SARS一样,提醒我戴好口罩,于是,我在出发前,临时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个口罩,不曾想,这是从那天起到2月底,我能买到的唯一的一个口罩。

更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开始,春节的主旋律就被新型冠状病毒的主旋律给占据了,疫情变得越来越严重,愈发失控。武汉封城,春节假期一延再延,各城市封路,小区封路,全世界最大的工业机器突然停转,就是为了控制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疫情不仅攻陷了大家的生活,更加摧毁了很多人的心理防线。

国家要求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3日,为了降低因为春节返程的风险,我们公司决定2月5日再让大家返京。但回来后发现疫情仍然在快速蔓延,根本不具备开工的条件,于是,大家开始了漫长的线上办公生活。我们并不清楚这样的状态要持续多久,只是每天看着不断上涨的新增确诊数字,让人心惊肉跳。一个喧嚣的国度也因为疫情的隔离政策,而变得格外寂静。人们的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生怕被这看不见的敌人搞个突然袭击。但却有这样一批人,他们被温暖的称作“逆行天使”,逆流而上,朝着最危险的地方发起冲锋,他们就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赶赴抗疫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

他们奋不顾身奔赴前线,即便前线的医用物资极度短缺,很多医生都没有足够的口罩、防护服可用,有的医生甚至用塑料袋自制简易防护服,有的人一天不喝水,为了不上厕所,节省一套防护服。这一切都看着让人心酸落泪。如果没有这些人的付出,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又怎能有所保障。他们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战士,保卫这我们的生活。我们也想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时间回到2020年2月11日晚上,我被拉进了一个小群里,Olivia、Anda、Cynthia、Flora、阿丽、Selina,还有我,总共7个人。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面,大家开始了这次为了捐助活动。

虽然都是高露洁校友,但其实我们几个人也并不都十分熟悉,因为募捐关系到钱的问题,所以我首先给每个人打了个电话,确认了大家的真实身份,都是高家人,这样为后面的合作建立信任基础。

大家满腔热情,但是起初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捐赠计划和捐赠目标。只知道Flora那边有一批印度的隔离衣,看看大家能不能一起凑点钱,把货买进来,然后捐出去。

时间过了不到24小时,我们拟定了大概的行动方案, Cythina负责撰写活动方案,Olivia负责收钱,Anda负责找货,Flora和阿丽负责与中山医院沟通,Selina负责咨询沟通,我负责整体统筹,然后大家开始分头行动。2月12日晚21:32,题为《中山医勇赴汉鄂,高家人敬赠铠甲》的活动文章定稿,同时,为了能有效的发布和公示活动信息,我在海外买了一个服务器和域名,搭建起了一个网站:www.colgater.org,将活动文章在这里公布。我们计划于2月16日截止,但我们并没有公示筹款目标,因为我们心里完全没底,这么短的时间内究竟能筹集到多少钱,5万?还是8万?我们只能一边筹款,一边看有多少预算,可以买多少防疫物资。

大家的热情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在文章发布后的几个小时里,截止到2月13日凌晨1点,仅仅3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收到了24800元的捐款。初战告捷!我们以为事情可能会比我们想想中更乐观,事情会很顺利。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叫Too young too naive.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