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游清华园

今天难得重新拾起相机,赶在秋天的尾巴,留下清华的印象。落叶用自己最后的倔强,妆点了五彩斑斓的世界,绿色的生机,与金色的收获,难掩另一段旅程的开始,孕育新的征程。秋天的清华园,在用自己的方式,讲述着别样的故事。

同一个故事,两种心境!

Photo by 雨轩 & 天迿

To Be or Not To Be

吾友公益援助河南 活动手记

《关注河南暴雨,春江集团捐款500万》,2021年7月23日,我在朋友圈里看到裴将同学发的一则朋友圈。裴将和我都是清华-康奈尔双学位FMBA2021级七期班即将入学的同学,其实我们都还未见过面。但是我看了那则新闻后,了解到,春江集团应当是裴将的家族企业,而且受灾严重,超过1亿,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但毅然决然地捐款500万,而且还带领公司几百名员工身赴抢险一线,参与救援,着实令人钦佩!同样做企业的我,深切的知道此时他们有多艰难,我被他的壮举所感染,也想受灾中的河南人民做点事情。于是发起了这次的援助河南的公益活动。

我们班级有一个民间的课余活动群,我在群里跟大家沟通了自己的想法,想跟同学们一起帮帮裴将,结果得到了同学们的热烈响应。大家也都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其实很多人也一直就有援助河南人民的心愿,只是没有合适的途径。考虑到慈善组织人手有限,即便我们捐款,也很难有足够的人力去组织物资采买、物流调配等工作,所以为了能够切实有效的帮助到救灾第一线,我们决定进行捐款来购买物资,并想办法将物资送到抗灾第一线上。我在群里放了一个二维码,包括裴将在内,迅速进来了9位同学,就这样,7月23日晚,我们成立了这次援助活动的筹备小组。

我们在跟裴将沟通过后,了解到,前线现在最缺的是冲锋舟、船外机,以及重型救援马甲。这些物资因为平时用量很少,所以存货很有限,很多救援工作因此无法开展。裴将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现在负责抢险的地区总共有2000多人受困,但是他们手上只有一条只能坐6-8人的冲锋舟,他眼睁睁的看着被困灾民却无法施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一次,他去救一个婴儿的过程中,妈妈和宝宝上了船,但是爷爷谎称上楼拿钱,却是为了把位置让给更需要的的人,让裴将去救其他的儿童。这个故事深深的打动了我们。我们希望能够尽一切力量,买到冲锋舟,让更多的人可以获救。

明确了工作目标后,我们就开始分头找物资。我们发现,这个物资还真的是不太好找,全网卖这个商品的也只有一两家。单靠我们自己班的同学的力量,很难达成目标,于是,我们把信息扩大到了我们班级之外,请整个FMBA项目的同学一起来帮忙寻找物资。两位四期班的学长学姐刁华清和沈晨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后,主动加入到了我们的组委会中,一起帮忙筹备这件事情。这样,我们的筹备小组就扩大到了11人了。

第一批物资终于找到了,我们核算了一下,如果我们把商家的库存全部买下来,总共大概需要25-28万左右的预算,如果仅凭我们自己班的同学捐助,很难凑到足够的钱买下这些物资,于时,我们决定,将模募捐范围扩大到整个项目的同学中来。说干就干,我们在确定了货源后,马上开始进行分工,耿艺宸负责收款,潘泓宇负责讨账,张珍岚、刘雅南、黄文倩负责采购和物流,周冰茹、刁华清、沈晨、徐曼负责宣传和协调,我来负责总体统筹。我们在自己的民间网站www.ct.mba 上面建立了一个专题,用于向同学们发起募捐及更新动态。就这样,7月24日下午14点25分,怀着忐忑的心理,我们发起了正式的募捐活动。我们也不知道,这次活动究竟会有多少人参与,是否能筹到足够的钱来购买物资。但在刁华清学姐和沈晨学长的帮忙下,我们极大的扩大了活动的影响力。

“不到10分钟,已经18,000了!有10个人捐款了。” 耿艺宸在组委会的群里向大家汇报。正当我们觉得还不错的时候,短短几分钟后,她又说“已经五万了”。又过了3分钟,“已经7万了!”就这  样,大家以远超我们预期的速度进行着捐款。我们的心也终于放下来了一些。但谁知,高兴没多久,新的难题出现了,刘雅南告诉我们,原来的货源有一部分已经卖给别人,没有了。我们心里是五味杂陈,那叫一个酸爽!说不出来有多难受!但马上,我们就重整旗鼓,计算了一下剩下的物资大概需要16万元,因为担心找不到其它的货源,于是,7月24日23点,在开始了不到8个多小时后,我们不得不提前终止原计划为期2天的捐款活动。我们立刻用募捐来的钱,第一时间锁定了全部物资。

本以为物资搞定了,应当一切顺利了,可不想,物流又成了大问题。如果寄物流,大概要4-5天才能到货,而且还是多地发货,时间会进一步延长,可前线正在争分夺秒的跟洪水厮杀,时间就是生命!于是我找了福佑卡车的CEO单丹丹帮忙,她是五道口GELP、EMBA的校友。她爽快的答应了,说这事包在她身上了。她帮我们安排了专用货车,从两地接上货物,直达前线。刘雅南和张珍岚全程先是盯着发货,再盯着物流,最后再盯着交接收货,几个小时后,7月25日19:40分,开始捐款后的第二天,这批最紧急的物资已经送到了前线,并于次日上午就投入使用了。这分分秒秒的与时间赛跑,就像是百米冲刺一样,分毫都不能耽搁!

由于神佑卡车捐赠了物流服务,我们的预算有所剩余,刘雅南提议,我们用剩下的钱捐赠一些前线最急需的药品,因为她看到前线的蓝天救援队的贾佳队长在朋友圈里发的照片,因为长时间泡在水里,脚已经感染溃烂。这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支持!于是,我们在新乡当地购买了一批常用药品,随第一批货物一起于周六7月25日19:40分交付到了蓝天救援队的手里。

周六7月25日晚上,在确定了物资被送上车后,我们几个组委会的同学开始商量,我们以什么名义进行捐赠呢?因为我们是一个民间活动,而且我们七期班的同学还没有正式入学,不能以项目的的名义捐赠,在一番讨论之后,我们决定使用“吾友公益”这个名字,做为本次活动的项目名称。“吾友”意为“我的朋友”,也因为我们都是五道口的同学,我们设计logo的配色,参考了五道口的VI红金相配,红色部分使用了康奈尔的Big Red红色,体现了我们清华五道口-康奈尔FMBA的多方面元素。我们甚至有种想法,这次公益活动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也许吾友公益未来可以成为校友们做公益的一个平台,不断传承下去,回馈社会。

周日7月25日早上,我一睁开眼,发现有好几个同学给我留言,说还没来得及捐款怎么就结束了,问我能不能再捐点钱。面对同学们的爱心,我们都十分感动。其中一位学姐,想代表她所在的基金捐款5万元。在与几位组委会的同学商量后,我们决定再组织一次物资的采买。随着灾情的发展,卫辉那里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停电,于是,在跟裴将商量过后,我们决定采购一批应急照明用品送到前线。这回身在海外的黄文倩顶了上来,负责这批物资的采购。我们很快的找到了货源,本想当天发货,不想货源地在浙江宁海,当天也正经历着台风,只能次日再发货。

经过整个周末的奋战,我们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尽可能的提前做了,但接下来的两天才是最大的挑战。因为7月26日、27日是周一、周二,也就是工作日。大家的工作都非常的忙,身不由己,无法像周末一样抽出大量时间盯着货物运输和流转。我们只能全线上阵,互为后补,在关键时刻,原来家遇突发事件的周冰茹,又顶了上来,裴将又找来了他的同事徐志杰,来帮我们在当地接货,徐曼找来了她的同学乔森文化,进行现场接货时的拍照留证。就这样,一车应急照明物资终于在7.26日装箱,从浙江宁海县出发发往新乡,7.27日中午抵达救援人员手中。完成了我们最重要的捐赠任务。

物资的捐赠任务基本告一段落了,我与潘泓宇开始梳理账目,本次捐赠项目一共收到来自141名校友的捐赠,总现金筹款226,509.99元。97%的捐款来自于清华-康奈尔FMBA的同学或校友。

这次支援河南的公益活动已经基本接近尾声。回顾过去忙碌、紧张,而且充实的一周,最大的感受就是感动!

我看到裴将身处险地,虽然自己有风湿,从小不会游泳还怕水,却亲自下水,冲锋陷阵,带领员工抗洪救灾。他自家企业被洪水倒灌,严重受损,却仍在最艰难的时刻慷慨解囊,第一时间捐款,奉献爱心。我看到了当代企业家的担当与风范!他是个英雄!

我看到组委会的同学们自己主动请缨,彻夜不眠,克服万难,以极高的效率,进行宣传、筹款、采购、运输、交货,让物资可以在第一时间用在救援前线上。他们不拿一分钱报酬,只是无私的在后面默默的付出。他们都是英雄!

我看到每一位爱心捐赠的同学们,在第一时间进行捐款,读着大家在捐款时提交的每一条留言,里面寄托了大家对裴将同学的挂念,还有对河南人民的爱心。爱心无大小,同学们的每一份力量,都是对灾区人民最大的支持!他们都是英雄!

We need a hero! We need many a hero!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英雄!当大灾大难来临的时候,To Be or Not To Be?是这些英雄们的挺身而出,承担了更大的社会责任,才让那些受灾的人民有了依靠。我们希望,未来有一天,英雄不是对某个人的称号,英雄也不是对某些人的称号,英雄,是对所有人的称号!

李雨轩

于2021年7月

高露洁校友会 新冠抗疫募捐手记

“群主,我们几个校友准备在校友群发起募捐,为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捐赠手术服和专业口罩,我拉你入群吧,介意吗?”2020年2月11日,晚上19:24,我收到了Olivia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2020年的春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一个特殊的春节,一个没有走亲访友,没有聚会,没有旅游,没有烟花爆竹,甚至马路上连人都没有的春节,不仅仅是那些北上广这样的外来人口主导的城市,而是全中国的每一块土地上,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大年初一那天开始,正式打响了。

2020年1月22日,是我们公司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晚上正准备坐火车去海南,和家人过节,收到了几个朋友分别发来的一些小道消息,说武汉那边的新型肺炎很严重,可能会像SARS一样,提醒我戴好口罩,于是,我在出发前,临时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个口罩,不曾想,这是从那天起到2月底,我能买到的唯一的一个口罩。

更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开始,春节的主旋律就被新型冠状病毒的主旋律给占据了,疫情变得越来越严重,愈发失控。武汉封城,春节假期一延再延,各城市封路,小区封路,全世界最大的工业机器突然停转,就是为了控制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疫情不仅攻陷了大家的生活,更加摧毁了很多人的心理防线。

国家要求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3日,为了降低因为春节返程的风险,我们公司决定2月5日再让大家返京。但回来后发现疫情仍然在快速蔓延,根本不具备开工的条件,于是,大家开始了漫长的线上办公生活。我们并不清楚这样的状态要持续多久,只是每天看着不断上涨的新增确诊数字,让人心惊肉跳。一个喧嚣的国度也因为疫情的隔离政策,而变得格外寂静。人们的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生怕被这看不见的敌人搞个突然袭击。但却有这样一批人,他们被温暖的称作“逆行天使”,逆流而上,朝着最危险的地方发起冲锋,他们就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赶赴抗疫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

他们奋不顾身奔赴前线,即便前线的医用物资极度短缺,很多医生都没有足够的口罩、防护服可用,有的医生甚至用塑料袋自制简易防护服,有的人一天不喝水,为了不上厕所,节省一套防护服。这一切都看着让人心酸落泪。如果没有这些人的付出,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又怎能有所保障。他们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战士,保卫这我们的生活。我们也想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时间回到2020年2月11日晚上,我被拉进了一个小群里,Olivia、Anda、Cynthia、Flora、阿丽、Selina,还有我,总共7个人。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面,大家开始了这次为了捐助活动。

虽然都是高露洁校友,但其实我们几个人也并不都十分熟悉,因为募捐关系到钱的问题,所以我首先给每个人打了个电话,确认了大家的真实身份,都是高家人,这样为后面的合作建立信任基础。

大家满腔热情,但是起初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捐赠计划和捐赠目标。只知道Flora那边有一批印度的隔离衣,看看大家能不能一起凑点钱,把货买进来,然后捐出去。

时间过了不到24小时,我们拟定了大概的行动方案, Cythina负责撰写活动方案,Olivia负责收钱,Anda负责找货,Flora和阿丽负责与中山医院沟通,Selina负责咨询沟通,我负责整体统筹,然后大家开始分头行动。2月12日晚21:32,题为《中山医勇赴汉鄂,高家人敬赠铠甲》的活动文章定稿,同时,为了能有效的发布和公示活动信息,我在海外买了一个服务器和域名,搭建起了一个网站:www.colgater.org,将活动文章在这里公布。我们计划于2月16日截止,但我们并没有公示筹款目标,因为我们心里完全没底,这么短的时间内究竟能筹集到多少钱,5万?还是8万?我们只能一边筹款,一边看有多少预算,可以买多少防疫物资。

大家的热情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在文章发布后的几个小时里,截止到2月13日凌晨1点,仅仅3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收到了24800元的捐款。初战告捷!我们以为事情可能会比我们想想中更乐观,事情会很顺利。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叫Too young too naive.原来捐款只是最容易的一件事,真正难的事情在后面呢,那就是找货!

我们组委会的7人小组中,有两位是医疗行业的,但仍然对防护用口这个品类不甚了解。谁能想到口罩的标准就五花八门,有N多个型号,每个国家又都是不同的标准,如果一旦买错了,大家的捐款就都白费了。当下又是特殊时期,不可能像平日一样,拿着型号去找货,基本都是找到什么货,回来去问医院这样的型号是否满足要求。我们几个人各显神通,找了各种关系,前前后后,我们找了不下几十个货源,但大多数都不满足要求。这时,我们心里有点慌了,找校友们捐了这么多钱,万一买不到合适的医疗物资可怎么样啊。而这时,到2月13日中午,我们已经收到8万元的捐款了。

后来,我们找到了一批墨西哥的4000个3M1860口罩,在与医院确认了货品符合要求后,决定入手这批货物。而此时,不到20小时的时间,263人,我们已经收到了超过10万的捐款。我们还收到了一位校友来函:

为你们组委会迅速高效的工作人肉点赞,最近多伦多复旦校友会也在募捐,深深觉得慈善事业中,捐款可以说是最容易的!而真正的难度在于寻找靠谱的物资货源、联络物流清关、跟踪物资到被捐赠人手中……专款专用、全程透明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你们都在做公益[强]

看到我们的努力得到校友们的认可,我们觉得,值了!大家干劲十足!

经过一天的奋斗,我们以为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然后,我们还是太“年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没有交订金,订好的货没了,被人截胡了。我们意识到找到可靠的货源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市场上抢货的激烈程度远比想象中来得更猛烈。为了降低风险,我们决定马上停止募捐。以防止筹到了款,却买不到货,辜负了校友们的期望。

经过多方面找货,最后在2月14日下午2点,我们又找到了一批来自法国的防护服,我们迅速跟医院确认标准,是那种可以进到重症病房使用的最高标准的防护服,我们都十分高兴,因为这么高级别的货品实在是太难找了。充分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我们决定快速打款,免得货又被别人截胡,但是还是有些担忧,毕竟,我们跟对方不认识,也怕遇到骗子。但这次,我们一致决定赌一下!我们从找到货源到支持订金不到2个小时。最终我们买到了574套防护服。

2020年2月14情人节,我们不谈儿女私情,我们用所有的爱,一起向这些美丽的逆行天使们致敬! 这天,我们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2月15日,货源总算是定下来了。接下来,又遇到了新的难题,我们不曾知道,原来做外贸是这么复杂的一份事情,而做捐赠,则是更复杂的事情。首先, 我们需要以公司的名义才能把货物做进口,但是高露洁校友会是个民间非正式组织,也没有注册过,不具备法人资格,所以最后我以我们公司的名义跟对方签合同,代表高露洁校友会采购这批物资。 而我们公司原来没有外贸资质,还要去临时申请,好在ZF有个绿色通道,为我们做了加急审批,才得以可以先付款,后走流程。

接下来的几天,还有货运问题、报关问题、税务问题、法规问题、捐赠流程,等等。我们几个人都没做过外贸,每个事情都是挑战。我们一群外行人,就这样凭借的信念,现学现卖, 把繁琐而陌生的流程摸透了, 在几天内学会外贸生意怎么做。我们开玩笑的说,几个人可以改行去做外贸了。

下图为2月18日,打包好,整装待发的防疫物资

2月19日,本以为一切终于搞定的我们,不想又迎来了新的Surprise,是“惊吓”,而不是“惊喜”。

19日早上我们获悉货物登机,以为胜利在望,大家欣喜过旺,翘首以盼,不想当天晚上,我们收到通知,飞机延期到21日了。而且我们了解到,因为航班管制,航班减班的原因,可能21号的航班仍然无法保证。可以我们的预付款都付过去了,如果拿不到货可怎么办?我们顿时都紧张起来。果然,在航空公司网站上查到,由21号又被推到了23号。为了确保23号可以如期起飞,Olivia动用个人关系,找到了航空公司的朋友,帮忙打探消息,而航空公司也了解到这些物资是帮助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保命用的重要物资,所以特批, 把其它货物挤下去了,优先承运,才过独木桥一样的挤上了这难得的一班航班。全球华人,都在为抗疫做着共同的努力!

3月4日,我们终于聊天了期盼已久的日子,物资终于于3月4日晚20:18运抵中山医院,此刻,看到前方传回来的照片,我落泪了。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我们终于可以更新网站上的文章,给广大校友一个交待了!

下图为中山医院接收我们的防疫物资

下图为中山三院的教授,支援武汉,防护服写着其女儿名字

3月16日,我们收到了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致谢函。

从2020年2月11日,到3月16日,高露洁中国校友会的校友们为身在抗疫前线的医生们筹集166482元,购买防疫物资574套用于重症病房的医用防护服。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感谢每一位捐款的校友还那些无私提供帮忙的朋友们,当然,我们最该感谢的是那些身在抗疫一线的逆行天使们,当我们向后跑时,他们却在向前冲!有他们的英勇付出,我们才会有希望看到生活重归平静的那一天!向你们致敬!

李雨轩Ethan,手记完成于2020年8月23日


后记:

这是一篇本来计划于3月11日完成的抗疫募捐手记。但当时因为还有一些收尾工作没有完成,本想着等完全结束了再写这篇文章,不想有些手续现在还在继续。后来中国的疫情虽然控制住了,但是中国经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我也把精力放到自己的公司运营当中去,虽然过程一言难进,但也总算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日子慢慢变好起来。

这篇手记我断断续续,分了几次才完成,翻看着几万条的聊天记录,重温那段时间的“惊心动魄”,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被大家们的努力所感动。很有幸我曾在高露洁工作过,有机会能与这样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工作。很荣幸,我创建了高露洁中国校友会,在这个平台上让我们在高露洁之外再次相聚。很庆幸,能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度,有那些逆行天使们守卫着我们的健康生活,使中国成为国全世界抗疫最成功的国家!

可怕的经验

最近在学习万维刚的《精英日课》第二季时,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塔勒布在《黑天鹅》这本书里讲了一个关于火鸡的故事。说连续364天,每次主人来看火鸡都是给他送吃的,火鸡就得出一个规律,主人一来就是送吃的。结果第365天,主人来却是把火鸡给杀了,因为这天正好是感恩节。这个故事是说你以为没风险的事儿其实是有风险的。

当我读了这个故事之后,有种如汤沃雪的感觉。我们平时引以为傲的“经验”,真的有效吗?就如果故事中的这个火鸡一样,它在过去的364天里,所学习到的经验一直“主人”对自己的好,可畏是久经考验,但却成为了让“火鸡”丧失警惕,最终成为主人的盘中餐。

生活中,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不二法门也是自己过去的“经验”,可是很多时候,当我们坚信自己的经验所带来的判断时,又是否曾考虑过,这些经验中,哪些是真正可靠的,我们又怎么样才能确定自己不是那只“火鸡”呢?

我们从过去的生活中获得经验,但是仍然需要时刻保有一颗敬畏之心,不要让自己的经验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延迟满足?

一直以来,创业过程中,都在被别人教导,要延迟满足,憋大招,做大事。但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应当先从做个生意开始。有现金流,能赚到钱,然后再去想做大事。也许这是我这几年来,一直创业一直很艰难的最大原因。需要考虑一下如何改变这一切了。

蜻蜓

刚刚看到楼下有很多蜻蜓肆意飞舞,很是自在。也许是刚刚下过雨的原因,很少见到这么多的蜻蜓,聚集在一起。眼前此情此景,让我不禁想起小的时候,见到这么多的蜻蜓,必然高兴得不得了,拿着自制的蜻蜓网,出来玩个痛快。那时候的自己会为自己抓到一只稀有的倾听而欢欣雀跃。可是眼下的自己,似乎只会回忆那段美好的时光,却再也打不起捉蜻蜓的兴致来。

时光过得真快,为什么这么快就长大了呢?为什么再也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去用心感受大自然的一切,放飞灵魂了呢?世界变了,环境变了,社会变了,还是我变了呢?

硬币的两面

昨天见到一个人,可以说他算是一上比较成功的企业家了。但我却有种感觉,就是让他成功的因素也许也会让他停滞不前,而这个因素,几乎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那就是自信。

我自己是一个创业者,我也深深的知道,几乎每一个创业者都是极度自信的,有时甚至可以叫做自负也不为过。没有近乎偏执的自信,是没有办法在各种各样的大风大浪面前活下来的。因为创业太艰难了,在全世界都不相信你的情况下,还能够坚持走下来的创业者,其实往往把相信自己当作了一种信仰,所以在这种不可理喻的坚持下,当足够幸运时,才能成为那个别人眼中的成功者,我把它叫做“拜自己教”。

但很多时候,过去的经验只告诉了我们一种成功或是失败的方式,但却无法告诉我们世界的全部。它有时会是我们成功的原因,有时也会成为我们错误认识世界,甚至是失败的助推器。如果我们一味坚持固有认知,丧失开放的去看世界的心态,当世界不再像我们预想的那样动作时,我们也许会否定这个世界,否定一切我们不相信的事情。

就像硬币的两面,即便你投了99次硬币,你看到的都是头像一面,也并不代表你第100次投硬件,看到的也必须是头像。所以中国所倡导的“谦虚”也许不是只言语上的“假装自己没那么好”,而是要以“空杯心态”看世界。以人为镜,以诫自己。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以前在创业前,看着很多别人在经营企业时,会做各种各样的决策,有时很不理解,自以为是的认为就该怎样怎样,现在明白了,一个决定的背后总有太多别人看不到的理由。当你获得了更多更全面的信息时,所有的行为就都可以解释了。

所以很多事情的误解, 只是起源于你不知道事情的全部。

What’s your problem?

今天李彦宏在Baidu Create大会上做演讲时,被人浇了一瓶水。这事一下子被刷屏了,整个互联网上都在谈论这个事情。我不知道百度为什么让这个人如此愤怒,以致于他会选择这种方式宣泄,也或许他只是想去蹭热度,借机炒作。李彦宏在台上极其淡定的说了一句:What’s your problem? 淡然处之,真是不容易。

等到得知后文后,我会再来更新,谈谈我的感受。